近几年,在资本的助推之下,休闲卤制品行业的扩张进入了加速期。有趣的是,纵观周黑鸭、绝味鸭脖、煌上煌三位在卤制品界为争夺首座做的种种,像是阅读一本跌宕起伏的小说,耐人寻味。

 

继2016年11月周黑鸭赴港上市后,2017年3月绝味食品登陆A股市场。不过别忘了,号称“鸭脖第一股”的煌上煌早在2012年9月就已经在深交所登记上市了。资本市场的三只“鸭子”前赴后继,各卯各的劲儿。

 

以2013年为起点至今,看三位卤界玩家如何在市场亮剑,最终究竟鹿死谁手。

 

Round 1(2013年-2015年):市场爆发期的门店扩张竞争

 

三位中,资历最深的,是煌上煌了,其创建于1993年。虽说周黑鸭与绝味也均在1997年、1999年分别进入市场,不过周黑鸭公司真正成立的时间是2006年,绝味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08年。

 

尽管三位存在年龄差,但在市场份额的争夺战上却丝毫没有退让。

 

据相关数据统计,周黑鸭2013至2015年的门店数分别为:389、468、641;而绝味鸭脖门店数分别为:5746、6187、7172。煌上煌的门店数一直处于二者之间,据悉2016年门店数破了2000家。

 

可见三位在门店规模上的布局各有千秋。煌上煌主要分布在各大商超,在区域选择上更侧重于二三线城市;周黑鸭的门店分布以华中为主,选址一般在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位置或者较繁华的区域,租金成本相对也比较高;而绝味的门店分布较为分散,选址主要以城市住宅为主,租金成本较低。

 

根据绝味上市前夕提供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绝味在2013至2015年期间,食品的营收逐渐增加,2015年达到了29.2亿元,对比2014年增长了11.06%,净利润在2015年达到了3亿元,较2014年增长了27.54%,也出现了大幅度的涨幅。另一份,周黑鸭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周黑鸭的总营收入为24.3亿元,净利润达到了5亿元。

 

综合以上的种种数据,在座的三座玩家在市场是赚足风头的。只是对比之下,绝味的版图更大、据点更多。且据相关数据统计,2015年煌上煌的营业收入仅仅是绝味食品的39%,周黑鸭的47%;利润仅达到周黑鸭的11%,绝味食品的20%。即便是2016年煌上煌在营业收入及利润上均有上涨,但仍旧落后于周黑鸭与绝味。

 

如果没有周黑鸭,绝味或许能稳坐卤制品市场“霸主”的地位。而且盈利上绝味还是输给了门店不及其十分之一额度周黑鸭,绝味并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

 

三足鼎力的市场下,如果非要一分高下,以利润作为鉴定企业在商海是前进还是后退的标准,那么明显周黑鸭居市场第一,绝味紧随其后排第二,煌上煌排名第三。

 

这一局,周黑鸭暂时领先。

 

Round 2(2016年-2017年):白热化市场下的业务线比拼

 

中国休闲卤制品市场的零售额近年来上涨趋势明显,鸭脖之争只是其中的一面,玩家们其实已经将手触到了其他领域。

 

比如周黑鸭已经介入了小龙虾领域,据悉周黑鸭在2017年4月就已经与湖北潜江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高调宣布进军声名日隆的小龙虾产业。周黑鸭勃勃的野心已经蔓延到了更广的熟食领域,似乎想将酱卤行业的战火燃烧地更加旺盛。

 

再看煌上煌,竞争对手花样百出,自己也不得不转换思维。于是,2017年12月31日,位于江西南昌万达茂的煌上煌E派无人智能店正式开张,火热的无人商店“黑科技”消费场景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眼球。

 

当卤品遇上黑科技,这场年轻的火花似乎打开了新世纪的大门,关键是这种无人销售的消费场景在当下社会是十分受宠的。据统计煌上煌在无人智能店开张首日的消费额就突破了一万元,可见未来“无人”市场还是相当可观的。

 

周黑鸭有小龙虾,煌上煌有无人商店,那绝味有什么?是了,加盟店的全国扩势使其在2017年上半年就突破了9000家。对于绝味来说,与其寻找新领域,不如充分利用门店众多的优势。于是绝味顺着互联网的发展,加快转型线上业务的节奏,据统计绝味注册的会员已经突破了2000多万,且数量一直在涨。

 

重点来了,耕耘了一年,究竟最后市场结下的丰硕果实能入谁口?据三位在2017年的年报显示,绝味食品2017年的营业收入是38.5亿元,净利润为5.02亿;周黑鸭在2017年的营收约为32.5亿,净利润约为7.6亿;煌上煌2017年的营业收入是14.8亿,净利润约为1.41亿。净利润的对比上,周黑鸭还是更胜一筹。

 

不过,三位在品尝了甜头之后也不要大意了。时间倒退回2016年,据悉2016年1月,另一位来自浙江的久久丫的母公司浙江顶誉食品获上市公司新希望的投资,金额达到了1.7亿元人民币,久久丫将继续在市场刮风。此外,还不得忽视其他新兴品牌的崛起。总的来说,看似不起眼的卤鸭市场,正在被多路资本搅动着。

 

话说回来,最早上市的煌上煌在漫长的赛程中,一直不愠不火地经营着。而周黑鸭的营业收入虽不及绝味,但更少的中间环节、更高的售价,却保证了其赢得更丰的利润。

 

这一局,周黑鸭保持领先。

 

Round 3(2018年):稳定期下的降本增效赛跑

 

连胜两局后,周黑鸭还是不小心“翻车”了,时间是2018年。

 

中商情报网讯,2018年上半年,周黑鸭、绝味、煌上煌的营收均超过10亿,其中绝味达到了20.85亿元,同比增长了12.62%。煌上煌达到了10.33亿,同比增长了36.34%。周黑鸭营收出现负增长,营收为15.97亿元,同比减少了1.3%。

 

且周黑鸭公司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周黑鸭的门店数量达到了1196家,同期增加了300余家。华中地区一直是周黑鸭的强势地区,尽管2018年上半年华中地区增加了120家门店,但是销售额却下滑了1.04%。

 

总结起来就是,绝味食品遥遥领先,煌上煌拼命追赶,而周黑鸭营收出现了负增长。2018年这场追逐赛中,周黑鸭出现失误了。

 

导致这一系列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据不完全统计,绝味公司在全国开设了近一万家门店,销售网络的覆盖率和门店数量位居目前市场的领先地位。同时,绝味鸭脖已经将市场延伸到了香港,及海外的新加坡,且市场都已经得到稳步发展,其他的海外市场也正在规划之中。

 

再一个绝味公司通过不断加强生产内部管控节能降耗、提升产品出品率,某个层面上也致使了公司利润同比增长。其半年报显示,绝味食品净利润为3.15亿元,同比增长了32.55%。

 

对于煌上煌来说,门店的扩张可能及不上绝味的脚步,但据了解其通过加大省外区域市场、高势能门店拓展、单店业绩提升以及外延米制品业务的增长,使得公司在营收额上的收入能得到同比增长。

 

此外,煌上煌加快了公司信息化建设和生产自动传送线项目建设,通过全员PK,针对水、电、汽、人均劳效、出品率五大指标加强管理,有效地提升了各生产基地的成本管控。可见煌上煌通过加强了标准系统化管理,来提高其业务线的效率,推动了销售收入的持续增长。半年报显示,煌上煌净利润达到了1.14亿元,同比增长了42.39%。

 

以上两家作出的调整除了是对各自品牌的镀金,其次也是周黑鸭此次“滑铁卢”的外因。那么说说此次阻碍周黑鸭盈利的内因,其中一点就是其引以为傲的自营模式。因为自营模式的铺张速度比加盟要慢得多,销量上务必也会受到影响。

 

再加上周黑鸭的单价较高,尽管周黑鸭的口味获得不少好评,但是不够平民的价格导致了不少“一次消费”。如此看来,更加平民,以及门店分布较广的绝味食品和煌上煌明显占了不少优势。据说周黑鸭在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为1.8万吨左右,比去年同期少卖了1000多吨。其半年报显示,周黑鸭净利润仅为3.32亿元,同比减少了17.3%。

 

这一局,绝味和煌上煌逆袭。

 

总结

 

以上三个回合中,虽说最后一局周黑鸭存在些许失误,但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周黑鸭还不至于死亡,所以翻盘的机会还望周黑鸭多做筹谋。不过回合中尝到甜头上了位的绝味食品,在未来也有可能会继续保持市场第一的位置。而在市场默默耕耘的煌上煌就更不用说了,其有着丰厚的资源支撑,再加上在智能系统上的投入,不鸣则已,或许未来一鸣惊人。三位玩家各有所长,下半场局势不定。

 

另外,虽然同样是做卤酱制品,但对忠粉而言,煌上煌、周黑鸭和绝味三家公司的产品口味还是存在明显差异的。至于哪家更好吃?这或许是个不亚于“豆腐脑吃甜吃咸”的难题。

 

再说,三位的口味已定,未来能决出胜负的,不可否认,一是单店平均收入,二是业务线和新区域拓展。未来三位谁先将单店平均收入提高,或者在新区域有较为成功的拓展,也许能将三足鼎立扭转成一枝独秀的局面。

 

市场瞬息万变,未来局,说不准。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